中国当代艺术家:罗旭

2018-04-26
                                   
弥勒市人民政府
弥勒市人民政府微信平台
                                           

文章来源:弥勒在线

罗旭,弥勒人,56年生于小商家庭,童年自带草墩加一本正式课本走完小学;初中学工学农,弄懂庄稼是从土里长出来的;16岁被“照顾”进县瓷器厂工作,期间唯一的乐趣是捏几个小公鸡;21岁被分配到建筑队工作,曾幻想做个建筑设计师,后发现不精于计算,中途放弃;23岁那年突发奇想,要做个艺术家,正式从事“反、坏、右”学画,考了三次艺术学院,遗憾无人录取,气急之下索性从建筑队告假,养殖长毛兔为生,结果兔死毛飞;85年混进县文化馆充当美工;88年被中央美院雕塑系主任钱绍武先生收编为“私生”子,舞弄了一年的人体造形;92年忍不住饥寒、欲望,从文化馆辞职出走,在清水环境中作菜雕捞了一点碎花银;“球粘不得热气膨胀起来”,一闪身从弥勒挤进昆明,雄心壮志;94年伙同一帮热血男子创办“《达达艺术有限责任公司》”,94年底被推上董事长的宝座,一时羽扇纶巾,英姿焕发;95年初被撵下台,在任3个月;96年再度雄心勃起,肩扛一根三米长的竹竿大胆加银行信任,建土著巢;97年8月自任土著巢“老总”兼厨师长,指点灶上江山,把玩原始民族歌舞,打造:“吃什么、吃文化;看什么、看艺术。”的亏本平台。三年辛劳,落得骨瘦如柴;2000年5月1日关门停火,养狗遛驴,员工各逃性命。2000年5月至今栽花种草,座台、发呆;养鸡、养鸭、种瓜、种豆。期间有过些群展、个展,得了几把美女送来的鲜花。几经捣腾,其心仍未看破红尘,但方式愚笨;闭门造车,守株待兔。前后数个十年旅程回瞰,玩泥巴的时间最长,曾多次想改道,木已成舟,难为它用,只好顺水行舟啦。

  罗旭是一位怪才式的人物,他与众不同的艺术和生活方式,不可思议的创作能量,他传奇般的经历和言行,他建造的建筑群落和他创造的那些数量惊人的作品,他那种大隐于闹市的浪漫情怀以及独立特行的梦想本身,常常遭致各种议论和评价。展览以《流水帐》命名,实际上是罗旭以在平凡中创造的奇迹和安居偶角的日常生活态度来反叛现代化和都市化对艺术家的侵蚀。昆明是边远的小城,它的文化和历史受到现代空袭的冲击力度,比之许多中国中心城市的病灶原发点来,自是更加触目。而另一方面,卷地烈焰来不及细微爆透的地方,在草根层极处还留有些许农耕时代烬余。则未尝不是幸事。在质疑现代化的声音里,经常能听到对古老手艺的怀想,许多时候还应和着对自然和泥土的讴歌,大致上采取这种姿态的人士远处两端:一头是真正在深山荒野间,仍然*着手传心授的旧艺勤勉度日的匠人,另一头却是城市书斋内纤尘不染的浪漫文人,而罗旭却能集两种品质为一身。因此,罗的最不足道的作品也使我们能模糊地看到他的奇特、诙谐、复杂、受着折磨的性格,包括那些不喜欢他的艺术的人之所以不能对他漠不关心,肯定是因为这个原因。也正是这一点,使得那么多人对他的生活、性格充满了好奇心和浓厚的兴趣。


同类资讯